一行冰河

【高栾】Take My Breath Away

挺好的

东东小豆XDepp:

#现实向设定。
#勿上升蒸煮。勿上升蒸煮。勿上升蒸煮。
#看完《五行诗》和《托妻献子》后精神混乱时的产物。
*画重点:精神混乱!所以别往心里去…
*牢记真相是假。
*也别较真本文的时间线。_(:з」∠)_


注视着我在愚蠢的恋人游戏中的一举一动,
爱情的火焰在某处燃烧的念头缠绕着我。
游走于内心的秘密之地,
看着你转身时的慢动作,我说,


带走我的呼吸吧,
我的爱人,让我无法呼吸。
我的爱人,带走我的呼吸吧。
让我无法呼吸。


我的爱人。


1.
高峰的手,落在栾云平的肩膀上,然后向上,轻微用力的握住栾云平的后脖颈,手指停留在栾云平后脑勺的发茬上摩挲。


他又来了。他又来了。
栾云平笑不出来,他感觉脸有点僵,他被高峰摸着头发,好像突然被强烈的疲惫感袭击。
热度一点点蔓延。


高峰看着他笑,眼神亲昵。


他脚下有点不稳,不好,得扶着桌子。栾云平轻微向后仰,往高峰手上靠了一下,只靠了一下,高峰就把手移走了。


2.
栾云平瘫在后台的沙发上,让熟悉的无力感侵袭全身。


高峰今天在台上摸了他肩膀六次,捏了他耳朵两次,挤过来共用话筒好几次,拉手……好像拉了两次,还是三次?记不清了。
(有些事别记太清。)
对着他笑了,好像是笑场了,不过也说不准,反正也看不透高峰。
返场的时候叫了一次“宝贝儿”,别多想,准是说顺嘴了,说了一次“喜欢你”。
(喜欢你。我也喜欢你。不,再说吧。)


栾云平继续瘫着,仰着头,闭着眼睛,心里数着数。
(6……2……n……2/3……)


神经质。
栾云平心里突然冒出来一词儿,夹在“宝贝儿”和“喜欢你”之间。
不神经质的栾云平想,高峰哪句是真的呢?
门一响,栾云平就睁了眼,没什么精神的眯眼打量来人。
哦,高筱贝。
高筱贝给栾云平拿来一杯水,师父,您没事吧,感觉好点儿没有?
栾云平揉揉眉毛。
好多了。就是最近有点儿累。


说相声累啊。
和高峰说一场尤其累。


3.
栾云平坐家里排节目单。
《打砂锅》……《五兴楼》……《吃元宵》……
《当行论》……《献地图》……《五行诗》……


(“《五行诗》都是夫妻哏啊。”)
(“他这人,他捧哏演员是我们相声演员最忠实的观众,他还排单子,他想听哪段儿就排哪段儿。【观众笑】【包袱响了】”)
(“【冲观众】他净惦记着抄便宜。”)


栾云平盯着台灯。
要是演《五行诗》,又要“玉腕搭在宝玉肩”,又要“眉目传情心神不定”,还得给他翻“他跑这儿求婚来了”,求婚有什么的呀,求婚还不让答应,还得嫌弃的拒绝。
(“愿你,嫁我。……哎,咱俩都往前走一步儿。”)
“这台上的事儿能当真吗。说相声的嘴里有句实话吗。"
(“不不,我自己在这儿待着挺好的。”)


(这满嘴跑火车的。)


屋里大灯关了,只剩台灯。
(灯照着笔的影子。)
(他们形影不离。)
栾云平笔没停,他的笔写着写着开始打滑,每一笔都像高峰。
他的女儿在屋里,爱人在床上,他在写高峰。
(怕什么?一切要来的都得来,不必怕。 )


台灯一点点熄了。不像台灯,像烛火的苗子。
(我的爱人。)


4.
“高峰。高峰?”
有人,有个声音在叫高峰,声音有点像自己的,又好像不是。
“嗯。”
被叫的人回话了,不温柔,一点都不温柔。是高峰。高峰在前面,我得离他远点儿。
“一捧一逗,一夫一妻。”
哟,于老师的声音。(鲁豫有约,也是鲁豫有约,但不是放高峰婚礼照片儿的那回。)
“郭德纲是他师父,于谦是他师娘。”
“哎,于老师是我师大爷。”
拦托。这事儿不能忘了。得拦托,拦托不能离他太远。
(不想拦了。)


他又出现了,戴着眼镜儿,眼镜是新换的,之前的那个眼镜腿儿是黑的。(“之前的那个坏了。”还有一个委屈的表情。)
“滑稽。现在的相声演员没法儿听就在这儿。”
措辞严厉。是他。
“你别学其他演员啊。你别学别的相声演员啊。咱就针对你,你淆人家干嘛啊。”
恨铁不成钢。夺难为他啊,这师叔当的。
“你这包袱别瞎加行吗。你在我这儿别拿老先生找乐儿。”
栾云平看见自己坐在后台的沙发上(又是这儿),离高峰八丈远,一个人冲着沙发缝儿自说自话的练习。


“要说这位是老艺术家了。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。”
“是,就很多人都不知道才艺术家呢。(冲沙发外面)我们这儿规定不许拿老先生找乐。”
这个包袱儿是他自己编的,按高峰的话说就是,滑稽可笑,哗众取宠。
(“我怎么总得听你的呀?!站这边儿听你的,站那边儿还得听你的!”)
(“没事儿多跟高老师学学,对你有好处。”
“是是是。” )


沙发颜色是红的,现在换了,换成黑的了。
(这是梦里的颜色。)
(栾云平,醒醒,你又做梦了。)
(“小栾?醒醒?”)


5.
栾云平醒了,他伏在桌上,脑袋被笔硌的生疼。
台灯还亮着,好像有点坏了,一明一暗的闪着微弱的光。
(像烛光。)
栾云平看表,六点四十五,早上。栾云平看桌上的纸,纸折了,里面写了一堆鬼画符,张牙舞爪的,看着瘆人,睡前的作品,栾云平给撕了。
(别说,里面有几个看着还真像高峰。)
栾云平把纸扔了。


他现在感觉眼睛特别的疼。


(别老盯着那灯。)


6.
(我想作诗,写雨,写夜的相思,写你,写不出。)
(写不出高峰。)


栾云平站在台上,站在桌子里头,突然头痛。
他看着高峰,像是看着一片幻影。
栾云平下意识的皱眉。
(高峰今天没怎么往他这边儿挤。)
节奏,尺寸……他开始跟不上了,高峰让他干什么?喊好儿,好像是喊好儿(暗示拦托,举报了),栾云平在台上憋笑。他昨晚上没睡好(今儿轮到他没睡好了)。昨晚不是趴桌上睡的昨晚,昨晚是躺床上辗转反侧的昨晚。
(“健康最重要,昨天睡了3小时27分钟……")
栾云平在心里突然给高峰微博评论:你早点儿睡吧,可别再3小时27分钟了。
高峰盯着手的同时还给了他一眼神儿,说:“别犯啊。”
也不知谁要犯了。
(“你应该懂我的眼神儿。”嗨。那是小封箱。)


“去你的吧。”鞠躬下台。栾云平跑的比兔子还快,他赶着去坐后台的那个沙发(黑的?红的。),他急匆匆的坐下,打开手机给高峰微博评论。
“你早点儿睡吧,可别再3小时27分钟了。”
(返回。)
(是否保存草稿?)
(保存。)
二十七条草稿,二十五条和高峰有关。
(等哪天我跟他裂穴了我就都发了它。)


不语。


7.
发粽子了。


栾云平捏着粽子,请人照了张相。
一张微笑,一张咧嘴笑。


栾云平发了微笑的那张。
然后看着自己咧嘴笑的那张发呆。
也不知怎么就心痛了。
(心脏疼痛。)


栾云平抬头看后台的灯,晃眼,夺目,盯时间长了眼睛会痛。
(烛光。烛光。)
蜡烛和灯不一样,蜡烛会灭的。
(“谁问你了?”)
其实灯也会灭,但好像就更能给人安全感。
(蜡烛盯时间长了眼睛会痛吗。)
栾云平问高峰,高峰说:不知道。


高峰已经先回家了。
高峰让栾云平明天早点来对词儿,他怕那个活栾云平不熟。
栾云平答应着。
然后抬头,看见高峰的眼睛。高峰戴着眼镜儿。
高峰眼神里什么也没有。
(心脏疼痛。)


(高峰永远也看不清栾云平的眼睛。)


栾云平就不一样了,他照过镜子,也存过粉丝拍的图。
(“这个最近呐,他发俩微博,都是这些照片儿,谁也,咱也不知道他没事儿就攒这个。”)
有时候人上来劲儿就愿意惹自己伤心。


高峰已经先回家了。
(行了,我知道了。)
栾云平扭头,看见坐着的沙发变成红色。


8.
栾云平总是心里更清楚的那个。


有人退出。
被骂。
背锅。
后援会。


风风雨雨。


感情。


他全都很清楚。
就像每次做梦,他总能在某个节骨眼儿处知道是梦。


高峰。


高峰有时候跟他说话,语气就像被笑噎着了(别怀疑,就那么甜蜜),栾云平挺爱听。
挺爱听,又最不爱听。
因为“有时候”这三个字,基本可以替换成“在台上”。


(他清楚。高峰不清楚。)


(台灯。沙发。纸上的字。蜡烛的残影。)
(“小栾,醒醒?”)


栾云平经常想。
要是天天说相声,早午晚都说,场场都是他俩,那你说多好。
(得把内逗哏的累死。)
“我早晚得死你身上。”
栾云平没搭腔。


9.
高峰盯着自己,盯着栾云平的眼睛,嘴,手。
真他妈想报警。


(打)
“谁惦记着跟你握手啊!”
(抿嘴)(眼神向下)(躲避)
“我惦记着跟你握手。”


栾云平的手有点儿发颤,他自己握着自己的手,把手藏在袖子里。
被打手的那个人稳稳当当的站在桌子外面使活。


(别难过。)
栾云平站台上等那个劲儿过去。
(嗨。其实也没那么伤心。)


10.
哟。使相儿了。挺逗人乐的。
使完还问了一句“搞笑不搞笑?”
听着像问自己。


栾云平笑着皱眉,没答话。


之前高峰浮夸的拖长音儿跟栾云平强调“情人”,栾云平也没搭理他。


节目表演完。栾云平回到家里。
这次他没等高峰先走。
他坐到他的桌前,坐在他的椅子上,点着他的台灯,他找出一张纸,他写:


思海中的波涛滔滔不息飞跃起。


他写:每当我看到你。


他写:写你,写不出。


栾云平写了很多。
栾云平很欣慰,这次他没困,笔也没滑,洋洋洒洒一大长篇,没一个墨点儿像高峰。


(“题目叫下大雪呀,这个诗文当中,七绝不是吗,当中没有一个带雪字儿的,没有,没有雪……题目叫《下大雪》,诗句之中,没有雪字儿!这叫学问。”)


栾云平写完了,又在灯下仔细(满意)的重看了一遍。
拜读。拜读拜读自己。
然后把纸折好,扔了。


栾云平趴在桌上,开着台灯,平静的闭上眼睛(看见沙发变成红色)。
(高峰接过了纸,戴着黑框儿的眼镜在灯下认真的看。)
(“哎。蜡烛盯时间长了眼睛会痛吗?”
“我又没盯过。哪天咱俩盯一回。”)


(红色的沙发。)
一切都很好。


【一发完】


(魔幻现实主义大作【不是。写的时候感觉脑袋里有烟灰味儿的彩虹…… )
(可能也没彩虹,净烟灰了…………)

发布了长文章:

点击查看

煌旗餐饮:

鱼香茄子是一道起源于四川的特色名菜,其独特的鱼香搭配特色川辣让无数吃货为之陶醉,那么如果想要自己做一道鱼香茄子该怎么做?做鱼香茄子简单吗?今天让煌旗小编教大家做一道如此经典的鱼香茄子的小教程。

鸽铃:

写实场景第二张,城市高速路,三种光效,这张弥补了上一张的不足,收获不小!下张又是有点大的场景。